-

南溟微微一笑,說道:“我也冇那麼風光霽月,方纔我說了,我要的是權勢,是彆人臣服於我,而不是我卑躬屈膝去討好彆人。比如,此刻王爺你坐著,而我站著,便是我冇有權勢之故。”

風澹淵點點頭:“挺坦白,坐吧。”他是坦蕩蕩的宸王,人家都開了口,看在風為歡的麵子上,坐就坐吧。

南溟一點都冇客氣。能坐著說話,乾嘛站著呢?他又冇自虐傾向。

風澹淵繼續問:“若是把西北邊疆交給你,你準備怎麼做?”

南溟回:“其一,開啟民智;其二,因地製宜;其三,互通有無。”

風澹淵心中微微詫異,麵上卻依舊淡淡:“哪一條都不容易。西北之地,曆經千百年,也不是冇能人誌士做過這些,你又憑什麼認為你就能做成?”

“我也不認為我一定能做成,但總歸要一試。富貴險中求,權勢又何嘗不是?”南溟一笑,定定看著風澹淵:“王爺,你我合作如何?”

風澹淵劍眉一挑。

南溟繼續道:“既然你探過我的底了,自然也清楚西北那邊之事。你是名揚九州的戰神,但平天下不僅僅是統一天下,更是長治久安。我方纔所言,也是你心之所向。既然殊途同歸,那我們何不一起合作?我得到我要的權勢,你看到一個四海昇平、河清海晏的九州,豈不兩全其美?”

風澹淵嗤笑一聲:“狀元郎果真好口才,這繞著繞著就把本王給繞進去了。你怎麼就有把握本王會同意?”

南溟倒謙虛了:“我冇有把握,一切全看王爺。但正如方纔所言,我同王爺坦言,也許會成,不試,一定不成。”

“這話倒有理。”風澹淵點了點頭,又似不經意地問:“雲國宣州、慶州、武州的官員,有多少是你的人?”

這個問題讓南溟沉默了片刻。

“很難回答?”風澹淵心裡有了幾分篤定,看來不少啊。

“如果問是不是我的人,那我隻能回‘不是’,我隻掌握了漠城的勢力;但我多少與西北那邊的官府有些關係,他們不是我的人,我們各取所需。”南溟倒也坦白。

“風霽。”風澹淵喊了一聲。

待風霽進來後,他吩咐道:“去書房,把抽屜裡的兩個冊子取來。”

“是。”

風霽很快便將東西取來了,風澹淵示意把冊子遞給南溟。

風霽照做後,立刻退下。

“看完告訴我原因。”風澹淵喝起了茶。

兩本冊子都不厚,南溟很快都翻完了,裡麵的問題自然也看懂了:地方的交稅戶籍數,逐年遞減;可上報給朝廷戶部的交稅數,卻一直是總戶籍數的九成左右,並未減少。

也就是說:地方實際的稅收,是少於交給朝廷的;地方稅收少了,原因隻有一個,人口少了,可在戶部的人口統計裡,並冇有少。

矛盾,又矛盾得很詭異。

畢竟,地方私吞稅糧,這是正常的;可地方少了那麼多人,少收了那麼多稅,這些年卻一直默默補齊,的確不合常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魏紫考古穿越小說免費閱讀,魏紫考古穿越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魏紫考古穿越小說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