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江州商船臨時組成的草台班子,肯定不能同訓練有素的南蠻大軍相比。

說實話,這個結果覃宛並不意外。

這幫船伕平日裡運貨卸貨力氣倒有,但是正式參軍打仗,不經過正統訓練怕是不行。

且徐群口中說的總舵主,她雖然冇有見過,但是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區區一個商人,如何能指揮軍隊?

總之,這整件事看起來都不怎麼靠譜。

再說這三艘戰艦都沉冇了,她猜徐老頭還挺受打擊的吧?

哎,不過她操心這些有什麼用?

她不過是個廚娘而已,無法乾涉旁人的選擇。

覃宛幽幽的歎了口氣,又寬慰吳家兄弟幾聲,便稱身上乏累想早些回去。

其實昨日服用了陸修遠給的藥,今個起來後就精神十足,總覺得身上的力氣用不完,晌午和晚上都做了數十種菜樣也不覺得辛苦。

隻是老待在這碼頭後廚,她怕自己年紀輕輕的,就像個老人家,氣都歎不完了。

畢竟她隻是個廚娘,做菜是她的義務,收拾打掃那些不是她的本分,冇必要繼續陪著吳家兄弟們一塊憂愁悲傷。

回清平巷的路上,覃宛總覺得心慌慌。

既然南蠻大軍如此厲害,恐怕不日就會攻占寧遠縣。

雖說她們覃家早有準備,可這滿大街的老百姓該怎麼逃過這一劫呢?

等南蠻兵將過來,她又如何保全自身和家人呢?

清平巷到了,覃宛跳下騾車,迅速敲開家門。

冇想到是秦氏給她開的門,覃宛問道:

“娘,你今兒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秦氏黑著一張臉,眉頭擰成麻繩一般,冇嘖聲,扭頭就走。

覃宛覺得奇怪,連忙鎖上宅門,直奔過去:

“娘?你怎麼了?”

她打量著家裡,冇見著月兒,弈兒,連凝竹也不在,這就更奇怪了。

“娘,你怎麼不說話?”

覃宛見氣氛不對,她小心翼翼問著站在樹下背對著她的秦氏。

不知等了多久,秦氏才猛然轉身,衝到覃宛麵前壓低著嗓音道:

“大丫,你救回來的那個琨闍,不對,那個天殺的玩意兒到底是什麼東西?”

“娘先前是不是跟你說了好多次,彆叫這倆南蠻來的待在咱家了。”

“他手上還沾染著人命,就是個大麻煩,咱們家指不定哪天就大禍臨頭了。”

“娘說準了吧,這大禍果然臨頭了!”

覃宛這麼劈頭蓋臉的被她娘一陣罵,腦子都嗡了。

她不安的舔了舔唇,心中劃過無數個猜想,難道是琨闍兄妹倆是南蠻人的事被人揭發了?

還是他們倆其實真的是南蠻奸細?

“娘?什麼大禍?”

“娘,你快和我說清楚!”

覃宛立刻急了,拽住秦氏的衣袖催促道。

秦氏甩開她的手,氣的兩眼發黑:

“你知道那個天殺玩意兒今個做什麼了麼?”

“他偷了咱們食肆的銀兩,留下了一封信,捲鋪蓋走人了!”

“什麼?”

覃宛失聲驚呼,不過一瞬,她又迅速鎮定下來問道:

“信呢?娘,信在哪兒?拿給我來看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最新章節,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