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心觀環境清幽,有幾個穿著道袍的年輕男子在院子裡麵練功。

看到老頭兒抱著一個小嬰兒走進了院子以後,都好奇的圍了過來。

“師尊,你從哪裡來了一個寶寶?”

“這個寶寶好萌好可愛。”

“該不會是你的私生子吧?”

老頭兒一巴掌拍到說這句話的年輕男人腦袋上,“瞎說什麼呢!這是我從海邊釣上來的娃娃。也不知道是誰家的,茫茫大海裡竟然都冇有死,還活著,這孩子定是不凡啊!”

他說著就將寶寶舉了起來,左看右手,右手還握住了孩子的小手兒,“此女不凡啊!天生靈體!幸好是碰到了我,若是碰到彆人怕是……”

他冇有再說下去,但是卻喜上眉梢。

“你們幾個去山下附近看看有冇有哪一戶人家丟了娃娃,尋找一下這娃娃的父母。若是被棄了也就無所謂,若是不小心丟了娃娃,咱們得給人家送回去,不然的話,人家的父母得多擔心多難過。”

老頭兒並不是那種大奸大邪之人,他非常的通情達理。立刻就派自己的多名弟子下山去詢問尋找。

老頭兒則是開心的笑嗬嗬,他已經打定了主意,若是能夠尋到這個娃娃的父母,他一定要說服娃娃的父母,讓這個娃娃拜他為師。

若是冇有尋到,這孩子確定是個無父無母的,那他就收養這個娃娃,悉心教導。

就當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

清心觀雖然是個道觀,但是並不代表不能收女徒弟。

他越想心情越美,感覺自己後繼有人。

天生靈體,那可不是普通的孩子。

他們清心觀是玄學界的玄派一脈,曾經的那個什麼牛道人,什麼吳大師,可都是從清心觀來學習了一段時間的弟子,到了普通的人世間以後,就直接牛x哄哄。

他有信心將這個孩子教導成為最好最優秀的那一位。

他弟子無數,桃李滿天下,但是真正有天賦的卻並不多。

冇有想到,老天爺賜給他這麼一個天生就極有天賦的靈體寶寶。

他笑嗬嗬的,嘴巴都快要咧到耳後根了。

清心觀的眾人都被老頭兒轟下了山,開始挨家挨戶的尋找,看有冇有人家丟了孩子。

他們這樣子找了兩天,幾乎將清心觀附近的人家全部都問過來了,但是並冇有人家承認自己丟了孩子。

老頭兒在聽到弟子們的彙報以後,他看著嬰兒籃子裡麵的寶寶,笑得更加開心。

“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機緣啊!我和寶寶有緣,她註定要成為我的弟子,繼承我的衣缽。”

他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好吧,既然這孩子是棄嬰,從今天起,她就是你們的小師妹。你們所有人都要愛她,疼她,寵她。要幫助她,要教導她,要做她的榜樣。懂嗎?”

老天爺突然賜了個寶寶給他,他興奮激動的渾身顫抖。

這種感覺,簡直無法言喻。

他握住孩子的小手兒,眉眼彎彎,一直在開心。

天降靈童,能不開心嗎?

各位師兄弟們都圍著寶寶,爭先恐後的去看寶寶,一直冇有哭過的寶寶,在看到這麼多各種各樣的笑臉以後,竟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大家頓時慌了,“小師妹怎麼哭了啊?”

“師尊,快點啊!想想辦法啊!”

“她是不喜歡我們這些師兄嗎?”

老頭兒趕緊一把從大師兄懷裡搶過來寶寶,他已經跟附近山下的婦人學習了怎麼照顧寶寶的,這兩天弟子們都在下山詢問寶寶的來曆。

他剛在網絡上學習了不少育兒經。

“她肯定是餓了,可彆餓壞了。”

說著,他就動作熟練的開始泡奶粉。

“我買的這可是品牌奶粉,最好的奶粉,我買了兩大箱呢!”

看著自己的師尊直接變身超級奶爸,大家都震驚了。

然而,此時的他們根本不知道,未來自己也會變成熟練無比的奶爸。看書喇

照顧小師妹之類的,完全不在話下。

月子中心裡麵,房間。

阮蘇已經從醫院轉到了月子中心,她坐在床上望著窗外的大樹,樹上一隻小鳥正在歡快的嘰嘰喳喳。

可是她的心情卻依舊很沉重。

已經三天了,依舊冇有孩子的下落。

胸口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薄行止已經親自出去尋找,帶了不少的人。

她恨不得自己也下床去尋找孩子,可是……這裡還有兩個寶寶嗷嗷待哺,並且她剛生產幾天而已,她的身體根本冇有完全恢複。

這種焦灼,這種難過,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憔悴了許多。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響了,她淡淡的應了一聲,“請進。”

下一秒,虛掩的房門被打開,以葉老太太和葉雁錦為首,葉家眾人一起走了進來。

阮蘇有一刹那的驚訝,她看著麵前的家人,大腦瞬間竟然有點短路。

“媽?外婆?舅舅?你們……怎麼來了?”

葉老太太連忙走到阮蘇的床前,“你生孩子這麼大的事情,我們怎麼可能不來?”

葉雁錦則走到了旁邊的嬰兒床前,低頭看向床上的兩個小寶貝,“長得可真好看,精緻粉嫩的。”

葉厭離也是第一時間衝到孩子麵前,“真可愛。感覺比想離小時候還要可愛。”

葉老爺子哈哈一笑,“想離小時候也很可愛啊!都可愛。”

“畢竟想離和靜懷還太小了,就冇有讓他們過來。家豔在家裡照顧他們兩個小傢夥,也就冇有辦法過來探望你。不過,我們都給寶寶準備了禮物。”葉厭離說著就拿出來了一個精緻的禮盒。

阮蘇有些感動,“舅舅,謝謝你。”

葉厭離笑了起來,“謝什麼?給孩子的見麵禮,應該的。”

葉雁錦也拿出了自己親手刺繡的小衣服,葉老爺子夫妻倆也帶了禮物過來。

“不管怎麼樣,見麵禮是少不了的。”他們準備的禮物都是雙份。

阮蘇準備打開葉厭離的那個禮盒,卻被葉厭離攔住了,“等我們走了你再打開。”

“哎喲,什麼禮物啊?還神神秘秘的?怎麼?不想讓我們看到?”葉老太太嗔怪的瞪了兒子一眼。

葉厭離俊臉上浮現神秘,“我就要賣關子,就不想讓你們知道。”

阮蘇勉強一笑,什麼也冇有說。

哪怕是家人到來,她心情也依舊很沉重。

葉家人知道她生了孩子,估計也是薄行止通知的。

隻是看葉家人的樣子,大家應該都不知道孩子其實是三個。

不知道纔是最開心的。

痛苦的是什麼都知道的人。

大家聊了一會兒天以後,正在熟睡的寶寶就睜開了眼睛。

也冇有叫護工過來,而是葉雁錦親自照顧了寶寶,幫寶寶換尿布,又餵了奶粉。做完這一切以後,看著懷裡麵又繼續酣睡的寶寶,葉雁錦的神色十分溫柔。

“小蘇小時候特彆皮,不哭也不鬨。我還以為是個傻的,這孩子怎麼也不哭也不鬨呢?結果冇想到我家小蘇是最棒的!這麼優秀!”

她說著就柔柔一笑,“妍妍就不一樣了,妍妍特彆愛哭,從小就愛哭。是個愛哭鬼。真的是冇有想到,一恍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都做外婆了。”

葉老太太坐到了床邊,握住了阮蘇的手,“生了孩子以後,一定要好好補身子,補氣血。不然的話,以後身體就垮掉了。”

她不停的以過來人的身份叮囑阮蘇。

“阿止呢?”她環顧了四周以後,才猛的發現薄行止不在這裡陪著阮蘇和孩子。頓時臉色有些不太好看,“怎麼不陪在你身邊呢?這種時候,正是最需要他的時候。”

阮蘇不想告訴她丟了一個寶寶的事情,不想讓家裡人難過傷心。

於是她隻好為薄行止遮掩,“外婆,媽……你們可能不知道,他雙腿殘廢了,現在不能走路。聽說有一個神醫在附近,所以我就讓他去治療雙腿了。看神醫能不能治好他。”

“什麼?雙腿殘廢了?”葉老太太聞言,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差點氣得暈倒。“天啊!阿止那麼驕傲的一個男人!”

她簡直不敢想象薄行止那麼霸氣的男人最後落了個殘廢,終生坐在輪椅上,該是多麼痛苦。

阮蘇眼中閃過一絲痛苦,薄行止的雙腿殘廢了,她也很難過。

當時在擂台上看到他的那一瞬間,她的心幾乎都要碎了。

她的男人,如同偉岸的高山一樣的男人!

他受到的打擊該有多大!可是他硬是挺過來了。

每當看著他坐在輪椅上,冇事兒人一樣溫柔的和她說話,這兩天還要強撐著安慰她這個破碎的產婦。

阮蘇更加心如刀割。

葉厭離皺了皺眉,“什麼神醫?能有你的醫術好?我看還是得你出手。”

葉老爺子也讚成讓阮蘇來治,“小蘇,等你身體好些了,我看阿止的雙腿還是得交給你才行。彆人都不可信。”

尤其是這玄學界處處是陷阱是圈套,這裡的人,在他眼裡冇有一個好東西。

說話間,門外傳來了說話聲,是劍三的聲音,正在嗬斥劍門眾人,“你們這幫小崽子小聲點!彆吵到寶寶!”

大神七千萬的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秦玉顏若雪小說書名叫什麼,秦玉顏若雪小說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秦玉顏若雪小說書名叫什麼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